首页  >   故事  >  正文

你骗了我的感情,却把我抛弃了,叶婉,你可真狠心!

“呜呜呜...秦旭...”叶婉蜷缩起身子,贝齿一下下咬着手臂,上面的牙印深得能看见血色,只能靠着这身体上的疼痛来麻痹异常疼痛的心。

  “秦旭,我可以救她,但你必须和我结婚,不可反悔!更不可离婚!”

两年前苏依大出血,情况紧急,因为是稀有的熊猫血,医院没有备血,只有叶婉和她的血型相同。叶婉以此为条件请求秦旭娶她。

  她单纯的以为这会是幸福的开始,却不料这句话成了她劫难的开始。

  ......

你骗了我的感情,却把我抛弃了,叶婉,你可真狠心!

  一大早。

  叶婉起来做早餐,有西式的,也有中式的,都是秦旭爱吃的。

  秦旭板着脸,一看未看,直接走向大门准备去上班。

  “等等,旭,把这个带上,路上吃。”

  秦旭停住脚步,头也不回地开口嘲讽道:“爱心早餐?怎么,叶婉,你还要使多少花头,我还说得不够明白吗?”

  叶婉抬眸,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说好的结婚后像真正的夫妻一样过日子的。”

  秦旭被这话噎了一下,憋着怒火,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两年前,叶婉献血给依依,而他对叶婉许下婚姻的承诺。

  这是他们的交易,纵使他憎恨着趁火打劫的叶婉,也必须成为她的丈夫。

  像是没感受到秦旭的怒火一样,叶婉颇为强硬地把早餐塞在了他的手里,还眉眼带笑地说了一句:“路上小心。”

  看着叶婉柔和的生动的眉眼,因哭了一整晚而微微肿着的眼眶而填了几分楚楚可怜,粉嫩的唇瓣闪着亮晶晶的光泽,秦旭目光闪烁,心底徒生异样,没有把手里的早餐马上扔掉。

  但一想到叶婉的所做所为,他嗤笑一声,把早餐塞回了叶婉手里,冷冷道:“你自己留着吧。”说着又要抬步离开。

  叶婉拦住他,细声道:“今晚回来一次,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

  秦旭皱了下眉头,心道:这女人又要耍什么花样,于是不耐烦道:“没空!”

  “秦旭,你不回来会后悔的。”叶婉在身后轻声说道。

  秦旭闻言顿了下脚步,却没有说话,今天的叶婉太反常了。

  “今晚记得回家。”叶婉见秦旭没有离开又说了一遍。

  “没空。”秦旭烦躁地扯了扯领带,快步离开了。

  目送着秦旭离去的背影,叶婉回到了房间,从抽屉里拿出离婚协议书,签下名字。

  秦旭,就算你不同意和我结婚我也会救苏依的。既然和我生活在一起你那么不快乐,我就放手吧。我真的受不了你的厌恶了,每次你对我恶言相向,就像拿把刀在割我的心啊。

  她将褪下的戒指和离婚协议书放在文件袋里装好,再一次感觉到心被挖空了一样的疼,酸涩的眼睛里流出大滴的泪珠,无力地趴在床上无声地大哭着。

    博爱医院。

  做完手术的叶婉刚回办公室休息,同事小夏就递给她一个文件袋,“小叶子,你的体检报告。”

  “嗯,谢谢。”叶婉接过文件袋,打开一看,脸上浮现了惊讶。

  诊断结果:孕八周。叶婉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捏着手里的体检报告,心里乱糟糟的。

  她有宝宝了!是秦旭的!  铺天盖地的喜悦如海浪一般铺面而来,一下子将她疲惫的,空荡荡的心填满了。

  然而在巨大的喜悦过后,叶婉又苦涩地笑了起来。她摸了摸尚平坦的小腹,眉头微蹙:秦旭会高兴这个孩子的到来吗?

你骗了我的感情,却把我抛弃了,叶婉,你可真狠心!

  “宝宝,妈妈会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会让爸爸好好地爱你。”叶婉将报告收好,起身去找她的师哥陆风。

  陆风是她的大学师哥,现在也是她的顶头上司,外科主任,国内的肺科领头人,一把刀。

  “小叶子,你来了,有什么事吗?”陆风看到叶婉来了,关切地问道。

  “师哥,我现在不做手术,我还能活多久?”叶婉若无其事地问道。

  金逸酒店的那场大火,不止苏依受了伤,她也肺部受损,因为献血过多,她无法做手术,身体一直有点虚弱。最近她身体不错,陆风说她可以做手术了。

  她本想着今天和秦旭一刀两断后就好好养病,可没想到意外有了孩子。

  “什么!小叶子,告诉我你不做手术的理由!”陆风收起了脸上温和的笑意,一脸严肃。

  “我要当妈妈了,师哥。”

  陆风一愣,看着叶婉弯弯的明眸中满溢的幸福和喜悦,烦躁地挠了挠头发,有点暴躁地说道:“你必须马上做手术!和秦旭商量一下把孩子打掉!再说你的身体,不适合孕育一个生命!”

  “不,师哥,我的身体我清楚,只要好好休养,生下孩子是不成问题的。再说,这是我和秦旭的孩子,唯一一个!我舍不得......”

  陆风沉默了半响,随后一脚踢翻了椅子,满是心疼地说道:“小叶子,你真傻......”

  “我愿意。”叶婉轻声有力地说道。

  “小叶子!你不能再拿你身体不当回事了!当年是这样,现在又这样!那个秦旭有什么好,值得你为他付出那么多?孩子总会有的,你.....”

  “师哥,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生下这个孩子,我是不会放弃他的!”叶婉打断了陆风的话坚定地说道。

  没错,她要生下孩子,留住秦旭,要给这个孩子一个和和美美的家。

  叶婉安抚住陆风就请假回家了,她要回家准备一下,告诉秦旭她怀孕的消息。

  叶婉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下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看了看时间,秦旭快要到家了。她去了卧室将自己打扮整齐,对着镜子重复了好几遍等会要对秦旭说的话:“旭,我有宝宝了。你要当爸爸了,高兴吗?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叶婉把手轻轻覆上了肚子,心想:就算秦旭不喜欢她,也会喜欢孩子的吧。毕竟这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叶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忐忑地等着秦旭回家。

由于头条篇幅有限,想看更多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本头条号,私信回复:24(注意是私信哦,不是评论)不会私信的书友请看下图进行操作

你骗了我的感情,却把我抛弃了,叶婉,你可真狠心!




特别推荐

你骗了我的感情,却把我抛弃了,叶婉,你可真狠心!

贾政当即不理会“粗鄙”的王夫人,起身向贾母行礼告退:“母亲,诗写完了,孩儿该告退。母亲今日困了就早些休息。守岁自有儿子们。明日儿子再来给母亲请安、贺喜新年。”

他在二门外还设有酒宴。他不喜贾环,却喜欢这首诗。贾母和王夫人的态度,他都明了,但是不想管。彩头的事情,自由贾母自己处理。

贾母脸上的表情舒展开,微笑着点点头,她喜欢她这个小儿子远胜过袭爵的大儿子贾赦,说道:“你去吧,你在这儿我们都不得自由。”

屋里顿时响起一阵附和的轻笑。

贾政自己也知道这是实情。他信奉的是儒家理学。不可能和母亲、夫人、姨娘、丫鬟们随意的玩笑。自嘲的一笑,转身离开热闹的花厅。

贾环和贾兰就齐齐起身向贾母告退。他们俩不像贾宝玉,一向不混内宅。今天酒宴参加到这里也该闪了。回去自然会有晚饭吃。

贾母想了想,道:“环哥儿、兰哥儿,你们捡两样爱吃的带回屋里吃。”

“谢老祖宗赐饭。”贾环和贾兰恭敬的行礼。李纨亲自过来这座帮贾环、贾兰打包。美人飘香。贾环识趣的只要了一碟奶油松瓤卷酥。贾兰照样子也只要了一道菜:炸鹌鹑。

李纨和善的看贾环一眼。笑眯-眯的让她的丫鬟素云帮贾环、贾兰拿着食盒,小声叮嘱素云等会先送贾环回去。

贾母犹豫的斟酌了一下,问道:“环哥儿,你今天晚上出彩夺魁。祖母说了要给彩头,你有什么想要的?”贾环今天的诗文能力压甑宝玉,保住的是贾府的文名。她固然不喜贾环,但这种大事上出力,她还是要略作赏赐。

贾宝玉和林黛玉两人对视一眼,倒是心里有点紧张。黛玉看中了贾母屋里一个御制的香炉。冬日添香读书很惬意。

宝玉则是看中了一件貂皮裘毛大衣,想送给林妹妹。想着林妹妹穿上定然美丽无双。

屋里的众人也都看着贾环。倒是担心他不知进退要了贾母压箱底的宝贝。从赵姨娘过往的表现来看,贾环这庶子“激怒”贾母的概率很大。别让她们遭殃。

贾环愣了下,他倒没想到贾母会真的愿意兑现承诺。还以为回头派丫鬟来赏几个金裸子就完事。脑海中浮起如意吃力的提木桶的场景,心里拿定主意,就道:“老祖宗,孙儿想要给大点丫鬟在屋里照顾我。”

贾母微征,随即笑口大开,说:“环哥儿,你才多大点人?就惦记着我身边的丫鬟!”微微扭头。鸳鸯会意的上前在贾母耳边小声介绍着贾环屋里丫鬟的情况。贾环身边只有一个八岁的丫鬟如意在伺候。确实不怎么得力。

一屋子丫鬟、仆妇们都松口气。这不是什么过份的要求。贾府里的规矩是爷们稍微大一点就养两个大点丫鬟在房里。

金钏儿就笑着看袭人。袭人就是贾母房里的一等大丫鬟,然后赐给宝玉了。

王夫人本来很不舒服的心情突然变得好起来,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手里捻着檀珠。

贾政房里的周姨娘的悄悄的扯了下喜不自胜的赵姨娘的衣袖,友善的笑了笑,小声道:“环哥儿好本事。”这个要求提的恰到好处。

赵姨娘得意的笑道:“他才多大点年纪,就要丫鬟,我回去要好好的教训他。”说是要回去训贾环,实际上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这时,王熙凤笑着啐道:“呸,环哥儿,你倒不只羞。好意思要老祖宗身边调教的好人儿。我也想要两个呢。老祖宗,你就赐我两个吧!”

一屋子人都哄笑起来。仿佛,王熙凤真的是开心果。

贾环一听,就明白众人误会了。他其实只想要个岁数大点的丫鬟抬木桶。不是要养屋里人。好在封建社会对男人好-色癖好的包容度是空前的。这个误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

或许,反而会给他带来一些好处。贾环心里琢磨了下,说道:“老祖宗,链二嫂子,我不敢要求和宝二哥一样。只求能照顾我的起居生活就好。”

他今天晚上意外的大出风头。同时得罪了贾母、贾政、王夫人、王熙凤、贾宝玉,现在需要补救,便表明态度:他无意和宝玉争锋。

贾环的这句话出乎王熙凤的意料,疑惑的看了贾环一眼,笑眯-眯的拿起茶杯喝茶,没有再“追打”、设套。

贾母脸上的笑容和蔼了些,满意的点头,“好孩子,你且去吧。” 从温暖的花厅里出来,一波三折的出除夕酒宴就此结束。贾环心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从来没有想到,在贾府里面的第一次引起众人关注竟然是因为他的一次抄诗“失误”。

谁又能料到,竟然没有北宋,没有苏东坡,那么这个世界里的历史什么样的?

这真是令人所料不及,啼笑皆非!

夜色中寒风吹面。贾环和贾兰并肩走在安静的夹道上,素云提着两个食盒和宫灯走在前面

素云是一名十五六岁的丫鬟,身量长开,约有160的个子,披着黑色的斗篷,笑着道:“三爷,恭喜你今晚得了老祖宗的彩头。”

刚才李纨亲自给贾环和贾兰打包装菜,就是表明了对贾环的善意,她当然会顺从主母的意思。今晚之后,贾环在贾府里的地位恐怕就要上升咯。

贾环笑了笑,道:“素云姐,谢谢!”出风头并不是他原本想要的结果。好在他补救及时。贾母一句“好孩子”让他放下心。否则,同时在贾母、王夫人等人心中记了一笔,以后在贾府的日子会不好过。

“不客气!”素云掩嘴娇笑,声音清脆。三爷真是稳重呢。

贾兰羡慕的道:“三叔,我是作不出你那么好的诗!你真厉害。”他今晚要是能像三叔这样大出风头,肯定可以让母亲高兴。

贾环拍拍贾环的肩膀,安慰道:“兰哥儿,当今天子重文章,足下何须讲汉唐。经义、文章才是青云直上的通衢大道。”

贾兰行为举止看起来像个小大人,但思维模式和小正太没什么区别。听了贾环的话,信服的点头。

走了二十多分钟后就抵达贾环的住处后,贾兰和素云告辞回李纨的院子。

出来迎着的如意帮贾环拎着食盒,跟在贾环身后,好奇的问道:“三爷,这是什么啊?”

“酒宴上打包回的奶油松瓤卷酥。留两个给我娘送去。其余的你们自己分了吧。”

贾环说着往里屋走去。身后传来如意和小丫鬟们兴奋的欢笑声。笑着摇摇头,心情放松的坐到书桌边,思考他今晚出足风头带来的影响。

贾府花厅里的除夕酒宴并没有持续到很晚。贾母年纪大了精神不济。而贾宝玉、黛玉等年纪尚小,正是贪困的年纪。

王夫人、王熙凤、平儿、李纨等和一干丫鬟、婆子就散了。

贾宝玉和林黛玉就住在贾母上房的碧纱橱外间,住处在一间屋子里,一起在袭人、紫鹃的陪同下回了房。

丫鬟们打来洗脸水的间隙,贾宝玉看着黛玉美丽无瑕的容颜,皱着眉问道:“妹妹,你觉得环哥儿今日那首诗怎么样?”

林黛玉坐在软墩上,轻声道:“自是极好的。”

贾宝玉同意的点头,说:“那我们明天去问问他怎么想出这首诗来的!”他现在也要高看贾环一眼。

林黛玉掩嘴轻笑,自有一股怡人的风情,“舅舅才让他正月里闭门读书哩,你兴冲冲的上门,要是有人告诉舅舅,你可要吃排头。”

“呀!”贾宝玉恍然的摸着自己的头。

林黛玉道:“等过了正月,我们再一起去问吧。也不急这一时。”

“妹妹说好就好。”贾宝玉眉开眼笑的说道。他自然是以林妹妹的意见为准。

王熙凤在安排丫鬟、婆子们撤掉花厅里的酒宴手尾之后,带着几个贴身的丫鬟、仆妇到王夫人的东跨院。

门口守着的是彩霞,见王熙凤询问,说道:“回二-奶奶,老爷今晚在赵姨娘屋里。太太还没休息。”

王熙凤笑着进了屋。丫鬟、仆妇们都等在门外。

夜灯明亮,王夫人还在屋里的椅子上坐着念佛,手里的檀珠一粒粒的数着。见王熙凤进来,轻轻的点头。

王熙凤轻笑着道:“环哥儿那个没志气的,这才多大点,就知道往屋里要丫鬟。”

王夫人笑笑,慈眉善目,“这不挺好的吗?府里也是有这样的惯例。”

王熙凤心里对王夫人的态度就有数了。贾环不足为虑。太太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想着,王熙凤主动的说道:“我问了鸳鸯的口风,大约会指派一个稍微好点的二等丫鬟给他。”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石家庄市情信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石家庄市情信息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邮箱:6571849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