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  >  正文

2018互联网离职大佬都去哪儿了?造车或者做AI

2017年,
手机,快递,外卖越来越快,
AI,新物种,技术爆炸
以前我们是消费者,现在我们是一个个数据,
是在不同行业、不同生态之间穿越的流量,
在互联网的连接下,
每一波想抓住风口的人,匆匆奔走,案牍劳形。
2017年,
我们目睹着传统行业痛苦转型,也感知着新兴领域风起云涌,
其间,有人匆匆离场,有人华丽转身,
有人开疆拓土,也有人另辟蹊径。
人员流动,成了生活中一刷而过的日常新闻,
热闹的背后,确是消费升级,产业迭代,商业秩序重新排列重组。
互联网迁徙不断,在南都梳理的十位互联网大佬转型或跳槽路线中,撤离手机行业的大佬最多,而互联网造车成为最热门的转型选择,其次则是人工智能。由此不难窥见,2018年中国市场的行业风向与产业迁徙路线图。下周,我们还将推出2018互联网大迁徙下篇,提示行业风险,预判数字经济风口走向。
中兴老将曾学忠:跳槽展讯做芯片
从1997年加入中兴市场部到2017年跳槽进紫光集团,曾学忠的20年职业生涯也伴随着中兴的20年光辉历史。2014年曾学忠出任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主管集团核心业务之一的终端事业部,同时成为中兴历史上最年轻的执行副总裁。由于曾在多个片区创造了营收近10亿的销售奇迹,曾学忠被中兴内部称作“曾十亿”。
不过,随着手机行业红海厮杀愈演愈烈,他最终选择从手机市场撤离。2017年4月,曾学忠辞去中兴执行副总裁一职,11月底宣布出任展讯CEO。
摆脱终端市场的竞争泥潭,曾学忠能否在芯片市场续写“曾十亿”的辉煌篇章?
据了解,展讯隶属紫光集团,主要研发销售低端处理器芯片,销量排名全球前三,仅次于高通和联发科。在手机市场大盘下滑、终端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转入芯片、屏幕等上游产业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避难所。但值得注意的是,终端品牌也在不断向上游芯片市场渗透,从三星、苹果到华为、小米等手机品牌商纷纷推出了自行设计处理器。摆在展讯面前的一边是高通、联发科两大巨头的封锁,一边则是华为海思、小米澎湃芯片等玩家的追击。
点评:终端品牌的战火过后,一场围绕芯片的阻击战即将开启。
“智能出行第一人”李斌:从卖车转型造车
从2010易车网上市后,李斌就从创业者变身天使投资人,围绕庞大的出行版图投资了打车软件嗒嗒拼车、二手车电商优信二手车、共享单车摩拜、汽车金融易鑫集团,而今年李斌终于再次以创始人身份走到台前,这就是蔚来。
在互联网世界,雷军的格局最为人称道,而李斌的经历与方法论与其如此相似。从互联网1.0发迹,从来不如BAT们风光,默默在背后布局了一个生态,在新的浪潮再度创业?从这个角度说,蔚来能不能成为李斌的“小米”,则是蔚来生态的成功核心。
造车需要数十年工艺技术、供应链管理经验、渠道建设等沉淀,其难度不是四两拨千斤的轻资产互联网可同日而语,李斌作为互联网人又何德何能?目前看来,其进入制造业的方法论同样与雷军如此的相似: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敌人搞得少少的。
优信二手车、嗒嗒拼车、摩拜单车、易鑫集团背后站着天使投资人李斌;而李斌的未来背后则站着一串华丽的天使投资人:马化腾、雷军、刘强东,甚至是昔日老对手、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单打独斗已经赶不上技术的日新月异,合纵连横才能创造更多的想象空间。
点评:某种程度上,“李斌朋友圈”才是“蔚来生态”背后的核心。
世界级AI大咖陆奇:all in百度Apollo平台
作为人工智能领域世界级的技术权威,陆奇从微软离职后于2017年初正式加入百度。除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外,陆奇的另一个身份更备受关注,那就是兼任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的总经理。今年,国内互联网公司纷纷“ALL IN”人工智能和汽车产业,陆奇也罕见地首次为整机厂商、新造车企业威马进行站台。相较于百度的高调,威马创始人沈晖倒是不想过多透露融资消息,但投资者需要“露面”。据悉,上个月初,威马曾迎来百度领投的10亿美元融资。这就不难理解,陆奇在百度投资威马后,立刻出席其新车发布会的动机。
不过,发布会上,陆奇向记者透露了几个关键信息。他认为,智能汽车将成为全球未来十年最大的结构性机会,也是中国汽车工业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必将出现伟大的公司,“百度Apollo平台正积极与汽车产业上下游的优秀企业展开合作,并以开放的心态积极赋能像威马汽车这样优秀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为中国汽车产业注入新动能,构建智能出行生态。”
陆奇的表态,给人最大的感受是百度终于找到了AI以及自动驾驶上的量产车落地项目,并且迫不及待地“秀肌肉”以及扩大朋友圈。加上此前李彦宏乘坐的自动驾驶车辆高调“违章”,百度对智能驾驶投入的心血可见一斑。
点评:互联网企业大举进军智能驾驶,百度能否靠AI与汽车行业的融合发展,在BAT中重新赢得尊重,值得关注。
微信之父张小龙的旧上司熊明华:寻找AI落脚
同样与新造车企业产生关联的,还有大名鼎鼎的前腾讯首席技术官熊明华。目前熊明华已进入威马董事会,并负责自动驾驶布局、智能化系统开发等方面的工作,而由他担任董事长的七海资本实际上也是威马汽车的机构股东。
此前在腾讯,众多技术高层都要向熊明华汇报工作,包括微信之父张小龙等,但熊明华在著名的“3Q大战”爆发三年后辞职。作为顶级互联网技术大咖,熊明华的去向备受关注,他在创立七海资本后,瞄准了人工智能以及物联网方面的赛道,并专注这些领域的投资。2017年9月,他正式加盟人工智能创业公司ROOBO担任董事长,并把公司从人工智能产品公司战略升级为人工智能平台公司,为汽车、家电、机器人等领域提供A I方案。这也不难理解他加盟汽车厂商并负责智能驾驶方面的工作。
新能源车以及智能驾驶领域的公司纷纷挖来互联网“老兵”,俨然已成大趋势。即将在美国举行的C E S展,也已经成为了汽车整机厂商在智能驾驶以及智能互联方面的“成果展”。
点评:“脚踩多船”的熊明华,身兼投资人的角色,大步进入AI、汽车领域,其个人的经历也堪称转换赛道的风向标。
“神州一姐”钱治亚:转身做咖啡
去年11月,神州优车发公告称,“神州一姐”、COO钱治亚离开了工作十余年的神州集团,转身创立咖啡品牌瑞幸咖啡。钱治亚信心满满地立志“让每一个写字楼都有一间瑞幸咖啡,在中国市场打败星巴克”,这份底气也来自于神州优车十余年的艰苦奋斗历程,在新的创业中依然大有用武之地。
一方面是能力优势的延续。神州优车当前四大业务,都非常依赖“运营”,无论是10多万台车辆管理还是数千门店的运营,对人力、财务等方面的管理都需要有很高的技巧。而咖啡店这种零售业态对运营能力要求极高,钱治亚在神州积累下的全国性连锁店运营和团队管理经验将是其制胜的砝码。
更重要是文化的传承。瑞幸咖啡与神州优车同样是品质生活的一种。以神州专车为例,通过“专业车辆、专业司机”的B 2C模式进入行业,在叫车、乘坐等相关服务细节做到了润物无声的极致。在同质化明显的咖啡业务里,细节更决定成败。
点评:衣食住行人生大事,钱治亚从“行”到“食”的跨越,看似转身,却也是精品生活理念的坚持。
周航“易到帮”:投身教育、鲜花电商
易到获得乐视融资重新崛起,创始人周航在台上哽咽着感谢乐视,为“生态化反”摇旗呐喊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但才过一年,双方竟演变成了“农夫与蛇”的情节,而老易到的创业团队们最终也黯然退场。
当然,互联网浪潮风起云涌,打车一役已近尾声,但“易到帮”们还在。创始主心骨周航加盟顺为资本转型投资;另外两位创始人汤鹏与杨芸,则分别从教育类软件量子宝以及幼儿园绿橙国际幼儿园切入教育市场;而CMO朱月怡则早在去年就创立鲜花电商花点时间。
从打车到投资、教育乃至新零售,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一次跨界,但历时数年的打车大战,易到作为最早的专车软件,享受了移动支付的红利,也见证了资本力量的残酷,这一套具有互联网普世价值的方法论也将让“易到帮”在新的领域更加游刃有余。
点评:互联网没有真正的CP,但路过、尝试过、也奋斗过,在下一站回头,这依然是满满的人生财富。
机海牛人刘江峰:辗转投身智能家居
卸下华为光环的刘江峰,在经历三年三次转折后最终选择了智能门锁作为创业新起点。
事实上,这已是刘江峰三年内的第二次创业,2015年2月,刘江峰辞去荣耀手机总裁职务,随后宣布创立生鲜电商品牌多点Dmall。在电商领域打拼一年后,刘江峰被贾跃亭以酷派CEO的身份重新请回手机市场,却终究无法力挽狂澜。2017年8月,刘江峰以一条“收山之作,敬请光临”的朋友圈宣布告别酷派。
从智能手机市场两进两出,刘江峰做机的热情早已冷却,创业之心却始终不灭。近日,刘江峰透露其目前已投资成立优点科技,从智能锁切入智能家居行业。“中国约有6亿扇大门,一个锁的寿命大约在10年,每年有超过5000万的锁需要更换”,刘江峰表示,智能门锁的市场比目前已进入存量竞争的手机行业前景要更加广阔。
数据显示,目前日韩智能门锁普及率达到70%,而中国却不到5%,且尚未出现头部品牌。据刘江峰介绍,目前优点科技已经与我爱我家、自如等达成战略合作。明年3月将面向大众消费市场推出2000元-3000元价位的智能锁,主打功能覆盖指纹、声控、刷身份证、人脸识别等。
点评:智能手机的战场早已横尸遍野,智能家居的赛道正逐渐解冻。
12年移动互联网原住民何小鹏:去造车了
何小鹏一直自诩“12年移动互联网原住民”,不同于BAT从PC到移动端的迁徙,UC则是从功能机迁徙到智能机,直到被阿里收购,并入阿里大文娱部。从创业者到职业经理人,何小鹏经历了个人最重要一次人生角色的转换。
前年参加南方都市报商业领袖盛典时,何小鹏跟南都记者透露,他此前在事业、家庭以及自我发生很大的调整后,遭遇一次中年危机,而他选择了一次休克疗法,休息了一年半载,买了一艘游艇,希望有新的思维方式的出现。
去年春节前后,何小鹏与好友俞永福、YY董事长李学凌等人在这艘游艇上过了个惬意的假期后,回到UC没几个月就正式决定“荣退”。然后加入其此前天使投资的小鹏汽车。他曾经讲过在UC,俞永福对外,而他则是大内总管,但这次到了全新的智能汽车,他作为互联网明星也必须自己走到了台前。
在第一次公开亮相时,何小鹏告诉南都记者,他来后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营销、招兵买马以及融资。短短四个月,小鹏汽车新增了Autopilot自动驾驶领军人物谷俊丽等多名大咖,拿到了阿里在内的50亿融资。都说互联网与汽车隔行如隔山,但智能汽车让最前沿的科技与最古老的制造工艺交融在一起,这在未来五年也将是英雄辈出的战场,“创业上了瘾”的何小鹏又怎会错过这次“再干一次”的机会。
点评:从浏览器到造车,从IT男到汽车人,何小鹏的荣退与激进让人诧异,但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电信高管杜金彪:转行物联网及智能终端
从运营商跳槽到手机终端,原酷派集团常务副总裁杜金彪在通信行业兜兜转转多年最终转战“IOT智能终端”。
2016年7月杜金彪辞去中国电信佛山分公司总经理一职,加入酷派,随后以常务副总裁的身份负责酷派海外市场。去年11月29日,杜金彪以一条“让往事随风,梦想起航”的朋友圈宣告离开酷派。“机海无边,回头是岸”,杜金彪调侃道,同时也向南都记者表示,将以“物联网及智能终端”作为创业新赛道。
2017年是物联网突飞猛进的一年,从投资层面来看国内物联网2017年投资事件总量同比增长160%,是前三年的总和,包括移动、电信、联通等传统运营商以及百度、阿里等互联网巨头无不加码布局IoT战略。
物联网无疑是一片蓝海,但通信老兵杜金彪会以怎样的姿势投身其中?据悉,2017年12月28日杜金彪注册成立了一家名为HOSAN (豪讯终端)的公司,主营“通信技术、通讯终端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技术咨询”等。“目前公司还是围绕服务运营商开展业务,像物联网行业应用、智能穿戴、智慧家庭设备等方面均将涉及”,杜金彪称,目前已开始和运营商合作。
点评:一张用智能化技术编织的网正缓缓罩向各个产业,有人选择从里面拥抱它,也有人跳出去从外部去推动它。
途牛元老严海锋:离职创业科技金融
谁也没有想到,在途牛宣布实现上市后首次单季度盈利之际,途牛联合创始人、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严海锋及首席财务官杨嘉宏却相继辞职。
事实上,早在2014年的一场论坛上,主持人抛出“假设现在开始重新创业,你们会去做什么”的问题时,严海锋便不假思索地答出“互联网金融”。
终于在2017年底,包括严海锋、杨嘉宏以及前途牛CMO陈福炜在内的途牛原高层共同创立了“小黑鱼科技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是一家集移动互联网生活方式、消费新生态、大众金融服务于一体的科技金融平台,严海锋任法定代表人。
2017年是OTA行业平息战火的一年,却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大变革的一年,一方面监管趋严,互金行业大步走向合规,另一方面竞争加剧,平台纷纷转型、加速上市。“我们的团队具有互联网企业的开放与竞争,也拥有金融机构的严谨和细致”,严海锋称,“形势比人强,形势逼人强。”
点评:OTA价格战、资本战接近尾声,大局已定,互联网金融“无限风光在险峰”。
策划统筹:甄芹 田爱丽
采写执行:南都记者 马宁宁 蔡辉 钟键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石家庄市情信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石家庄市情信息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邮箱:6571849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