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细说厦门:来厦十年,依旧半句不会,外地的你闽南话能过

话说有些人天生就有语言天赋,远的如精通9国语言,国学造诣极深,曾获13个博士学位的晚清名人辜鸿铭;精通12国语言的北大终身教授国学大师季羡林。近的如邓丽君会普通话、英语、日语、粤语、闽南话,粗通印尼语和马来语;莫文蔚精通英语、法语、意大利语、粤语、普通话。

这些人的语言天赋,真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我本人是一个对语言一点都不感冒的人,读书时就对英语深恶痛绝,背单词更是让我痛不欲生,每每都因为背不上来,被英语老师致以亲切的问候和无微不至的关怀。

学英语的那段日子,简直是来自地狱的煎熬。

及至到厦门生活了十年,平日里接触很多本地人,或者是漳州泉州一带来厦发展的人,说的都叫闽南话,但我感觉口音略有不同。

遇到说闽南话的人,我只能在对方语速较慢的情况下,勉强半听半猜地揣摩他要表达的意思,有时实在是理解不能,只好腆着脸请对方改说普通话。

这还是听闽南话,如果要我说,那是半句都说不上来。

其实我老家龙岩的土话,就是属于闽南话语系的,只不过口音方面跟闽南话对比,略为生硬一些,按说这是我学习闽南话的一大优势,可对于我来说,却是完全没有丝毫的帮助。

因为平日要跟本地的客户沟通交流,那些人开口就是一通闽南话,让我一阵懵圈,不知所措。

如果跟几个闽南人坐在一起泡茶,他们下意识地会用闽南话交流,我坐在旁边听又听不懂几句,接更接不上半句,难免如坐针毡,很不自在。

时间长了,诸多的不便让我一阵发狠,买了一本巴掌大的《一百天学会闽南话》,本以为读书破万卷,张口我会念,谁知看了几天,我心想夭寿啊,这也未免太难了,别说一百天,就是给我一百年,也未必能学会。

好吧,我破罐子破摔,彻底放弃了。

看看身边那些来厦门两三年,就时不时会接上一句闽南话的小伙伴,让我深觉这些人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石家庄市情信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石家庄市情信息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邮箱:65718491@qq.com